首  页剧场介绍动态信息演出租赁下载服务专题专栏
当前位置:首页
>> 动态信息 >> 业内动态
他何以会成为一位评弹名家?
信息来源:转载评弹网 作者:匿名 发布日期:2014-11-26 浏览次数:
字号:[ ] 色彩调节:

  原为民间通俗文艺的评弹,如今已进入高雅文艺之列。这一方面是与近期出现的大量商业化低俗化的文艺相对而言。另一方面,也是建国以后,一些造诣深厚的评弹艺术家,致力于对书目及艺术的推陈出新,在发扬其原有民主性菁华及高雅情趣中,提高了评弹的艺术品位。杨振雄是对此作出了卓越贡献的一员。而我们同时也要问,他何以会成为这样一位评弹名家?

   杨振雄出生于评弹艺人世家。幼年时,他羡慕同龄孩子上学读书。但父亲供不起学费,要他学艺,对他说:“你说了书,家中增加了收入,两个兄弟就可以进学堂了。”这样,他九岁便随父登台演出。但他“并不喜欢”所说的书目,觉得许多传统书目,“说来说去总离不开‘私订终身后花园,落难公子中状元’这些俗套情节。”杨振雄生来有着诗人的气质,他喜爱古典文学中的诗情诗意和高雅的艺术情趣。在他有了一定的艺术功底之后,决意将古典文学名著《长生殿》改编为自己的主演长篇书目。(过去,评弹艺人一生只演一两部长篇。他选择《长生殿》因时值抗战军兴,还有着宣扬大唐国威和激励抗击异族入侵的爱国情怀。)新中国成立后,他又根据古典名著《水浒》改编演出了长篇《武松》。并传承和丰富加工了前辈艺人改编的长篇《西厢记》。他以将古典名著引进评弹艺术,提高评弹的文学性和艺术品位,作为自己的努力方向和奋斗目标。

   编演《长生殿》的路途是艰辛的。评弹的表现手段是说噱弹唱演。在演唱新改编的书目时,他觉得原有的程式、技艺已不适用。“自己的说唱演都不行了。”必须探索新路,从头开始。他选定的起步是埋头读书,研习昆曲,并结交文人学者与艺术家。读书是为了积累文史知识。研学昆曲是因为其中蕴蓄着前人塑造人物的表演经验。而广交文人学者艺术家不但是为了在文史、艺事等方面得到他们的指点教诲,还为了受到他们高雅情趣与气质的熏陶。

    其中,读书对于自幼失学的杨振雄,更是第一位的。那时,正逢他变声辍演,他就整天跑图书馆。在整整四年时间里,从史籍到艺文诗词,真是焚膏继晷,寝馈其中。读书丰富了杨振雄的历史知识、文艺学养,加深了他对原著及其人物的理解和爱憎。读书也激发了他艺术创造的灵感。

    评弹艺术注重刻画人物,杨振雄对古典名著的改编演出亦以描摹、塑造人物为重点。他根据自己对人物的理解与爱憎,以昆曲的表演交融于诗化的说表,将人物鲜明生动地展现于戏剧化的情景之中。但杨振雄表演脚色,不仅限于摹学昆曲程式化的平面动作,更是结合人物性格,着眼于向昆曲吸收借鉴其脚色表演的气韵。他说过,表演古典人物“如果没有昆味,等于篆刻没有汉味”。所以,他才在捋须、拂袖中,表现出了李白的恃才傲物,轩昂拔俗。在张珙的执扇、拽扇中表现出了他的儒雅倜傥,风魔多情。在莺莺的转眸、颦眉中表现出了她的任性矫情、彷徨幽怨。再加上,他以顿挫悠扬的声调,贴切委婉的语气所作的含情动情的道白,使书中人物栩栩如生地呈现于听众之前。在《长生殿》《武松》等书中,有着众多身份不同、品格各异、性格复杂的人物,诸如雷海青、李龟年、李璘、乔郓、武大郎乃至高力士、西门庆等。在传统书目中都是并无蓝本可资摹学的。杨振雄借鉴京昆乃至川剧等表演艺术,精心设计创造,一一绘影绘神地塑造出了他们鲜明生动的血肉形象。

    当然,杨振雄刻画人物,还运用了评弹特有的说表艺术。他的说表始终不脱离人物的视角,人物的口吻,使说表成了人物心灵的诉说,成了人物思想的倾吐和感情的抒发。这样,说演交融,把听众引领进了书中戏剧化的情景,更引领进了人物的内心世界。

    由于杨振雄在读书、思悟、交游等方面的“书”外功夫,提高了自己的艺术品位和气质。他在脚色表演中,能体现出人物的气质、仪态、品格、神采。不但在他的李白身上大展其诗人风骨,从武松身上显露其英雄豪气,即使是法聪,也脱去了一般丑角的油滑佻 ,使这个小和尚显得清雅内秀,伶俐有趣。

    评弹是综合性的视听艺术。杨振雄在表演中,还调动了多种艺术手段来营造古典文艺的高雅意境。夏日,他穿细夏布长衫,执象牙骨折扇。冬天,他着宝蓝绸长袍,持枣红漆折扇。弹唱时,或执紫檀柄三弦,或抱酱红色琵琶。对道具折扇的扇面书画,也作了精心挑选。比如演唱《西厢记·回柬》,为了表现张生接读莺莺柬帖的欣喜若狂,他把折扇骤然拽开,露出扇面上一朵鲜红牡丹。这一意象性的表现,形成了对听众的视觉冲击,加强了热烈的情绪和气氛的渲染。

    评弹曲调原为说唱性音乐,注重语言因素,其基本曲调(书调)最早以吟诵为主,不讲板式。之后,在演唱实践中,演员根据书情内容、人物性格、思想感情及演唱风格,在唱腔基本特征不变的基础上变化发展。即评弹艺谚所说的“一曲百唱”。“一曲”指的基本曲调(主曲),“百唱”指其对唱腔、唱法的灵活变化。从而,艺人们根据演唱的不同书目与风格形成了各种流派唱腔。杨振雄初演《长生殿》时,觉得自己原来唱的书调已不能适应其宣叙和抒情的要求,在长期的编演过程中,根据书情需要,不断哼唱,终于在“夏荷生调”的基础上,借鉴昆曲唱法,创出了与《长生殿》说演风格一致,符合内容的唱腔——“杨调”。“杨调”演唱的《惊变埋玉》《剑阁闻铃》,声泪俱下,沁人心脾。后来在演唱《西厢记》时,他又采用清丽婉约,古典味浓的“俞调”,结合人物性格,融入个人风格,形成了委婉幽美、抒情性强的“杨派俞调”。

    从编演初期,自觉其书艺“都不行了”,杨振雄在演出实践中,倍尝辛苦,经受了“看茶会”、“漂场子”(生意清淡)的挫折,经历了背包囊、走官塘、跑码头、放单档的实践磨练之后,他的书艺终于有了创造性的飞越,形成了与内容相适应的得心应手的表演艺术和超群脱俗的艺术风格,为评弹艺术开拓了新的境界。

   我在评述另一评弹艺术大家蒋月泉的艺术时,说过:在蒋月泉的理念中,评弹是美的艺术;而在杨振雄的理念中,评弹乃是雅的艺术。杨振雄的说唱表演,处处追求和营造高雅的情趣与品味。在他后来演出的《晴雯》《白求恩大夫》《丹心谱》等书目中,也同样保有着这种高雅。

    我还曾将蒋月泉的说表比作鼓锤轻敲,细致绵密。如果也要为杨振雄的演唱找一乐器的演奏作譬的话,想到的就是唢呐的吹奏。因为他的说唱表演饱满、劲健而激越。虽然有时也低回婉转,但其基调仍然是奋张激扬的,具有其独特的张力和穿透力,不但鸣响于人们耳际,更鸣响于人们的心头。

    杨振雄穷其毕生精力,使根据古典文学名著改编的《长生殿》《西厢记》和《武松》成了他的代表作,也成为了评弹经典性的长篇书目。同时,在演出这些书目中,他发展提高了自己的书艺,形成了卓尔不群、独树一帜的杨派书艺。有人甚至称他演唱的《西厢记》为“杨西厢”。是志存高远的艺术家完成了名世的精品杰作,也是锻岁炼年、倾心倾力、精益求精的艺术创造,造就了蜚声宇内的一代名家。

上一篇 下一篇
【返回顶部】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
 
评话《风雨六十春》
演艺类型:评话
演出时间:
12月 1 日至 12 月 15 日下午1点30分
演出地点:民乐剧场
弹词《三祭肉丘坟》
演艺类型:弹词
演出时间:
12月 16 日至 12 月 30 日下午1点30分
演出地点:民乐剧场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